今天是:  
农历庚子年(鼠)九月初八  
 · 我县87万亩水稻开镰收割
 · 沙浦村:产业强村,让群众
 · 让城市更有温度、幸福更有
 · 春华秋实满庭芳
 · 《沿海时报》、《黄海在
 · 我县强化“七五”法治宣传
 · 滨海金陵国际大酒店店内商
 · 《沿海时报》、《黄海在
 · 公告
 · 秋季卫生防病知识要点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记东坎地区的“扫荡”和“反扫荡”
 
作者:张豫光 来源:沿海时报 浏览次数:5028 发布时间:[2020-9-3]
  一九三七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者大举入侵中国,其罪恶的铁蹄几乎踏遍我国的每一寸土地,就连地处沿海一隅的东坎,亦未能幸免厄运,且先后于一九三八、一九三九、一九四三年三次遭劫。因此,日军在当地为害之烈,民众受苦之深,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一)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本由大将松井石根指挥的海陆空军三十多万悍然进攻我国上海,我国军队奋起抵抗。十一月四日,日军又以偷袭金山卫(在杭州湾)为策应,致上海于十一月十二日沦陷。继而日军又兵分三路长驱西侵,十二月十三日侵占南京。不久,江北沿海各城市相继陷落,盐阜及清(江)淮(城)临危。
  一九三八年三月下旬,日军十多万沿津浦线南侵。我国军队则云集徐州附近,积极布阵,一场大会战行将开始。苏皖战区总司令于学忠①奉命率五十一军驻守鲁南,令其属五十七军②驻防苏北淮扬地区,协同皖东北的友邻部队,对徐州东北的日军形成正面威胁,苏鲁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率八十九军③和江苏保安常备旅等部位于宝应、兴化及范公堤一线,负责警戒江北沿江的日军北犯。
  此时,日军第三师团之一部位于扬州,一○一师团的一○一旅团长佐藤正三郎少将率所部由(南)通如(皋)北犯。可恨的是,国民党八十九军某部及一些地方杂牌军望风而逃,故三月二十六日东台沦陷。驻盐城的江苏省第六行政区(辖盐城、阜宁、兴化、东台四县)督察专员公署亦紧急西迁大纵湖。四月二十二日,日军继续北犯。八十九军及常备旅以“焦土抗战”为名,在盐城一带大肆纵火,焚烧民房。二十六日,盐城被日军占领,五月七日又占领阜宁。
  在此期间,中国军队在台儿庄打了一个大胜仗,歼灭日军万余人。但继之主战场亦西移,徐东战场已临近鲁苏交界的陇海线。于是在徐州之南的宿县以及泗阳、宿迁、沭阳一线,与日军对峙的我国主力部队之侧背均受到佐藤旅团的严重威胁。佐藤部兵力不满三千竟能在苏北长驱数百里,如入无人之境,并形成东窥连云港、西切陇海路之势。而韩德勤拥兵数万,畏敌如虎,不接一仗,失地溃师。
  然而就是这样,韩德勤后来不仅未受任何处罚,还被擢升为江苏省主席。
  日军占领阜宁县城以后,经常下乡“扫荡”。所到之处,奸淫烧杀,无恶不作。阜城四周村庄的房子大部被烧光,奸杀群众数百人,无家可归、背井离乡者数以万计。日军为打通通榆线,于一九三八年六月二日遣步骑兵二百余人窜至废黄河东南岸的北沙镇,遭到国民党五十七军某连和地方民众自卫队的殊死阻击。自卫队是群众自发组织的抗日武装,由各界人士组成,甚至连土匪武装也参与其间——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自觉性和抗日战线的广泛性,由此可见一斑。
  六月三日(阴历端午节)早晨,日军一百余人在两架飞机的掩护下窜来东坎。驻坎的国民党常备队闻风而逃,民众也四散走避。日军在东坎西街高更楼上用机枪向四周扫射一番以后,便占领了全镇。这时,侵占北沙的日军已被数千民众团团包围了一整夜,侵坎日军不敢久留,当天便从东坎撤出援救北沙之敌。这就是后来人们常常谈到的“日军第一次侵占东坎几乎只是‘路过’而已”的原因。
  从东坎撤出的日军刚刚窜到大小关(今属县农业园区,距北沙近五华里)一带,便遭到民众自卫武装孟连芳、孟雨天等二十二人的伏击。孟连芳等人用六座台炮(俗名“九节雷”)轰击敌人。敌人不知是何武器,吓得魂飞魄散。当时,东北军的一个连队(此时属五十七军)和当地的一支土匪武装也投入了打日军的战斗,所以整个北沙一带杀声震天,枪炮齐鸣,激战一昼夜,共击毙日军三十四名,缴获自行车十五辆,弹药武器等军用物资数十件。这是一场群众自发性的抗日战斗,它显示了中华儿女团结一致共御外侮的民族精神。
  (二)
  一九三九年,日军侵占我连云港、陈家港、响水口等地以后,企图建立通榆封锁线,实施所谓“以战养战的里下河粮库方案”和“沿海棉花火药库方案”。三月四、五日两天,日军连续出动飞机数架对东坎进行惨无人道的狂轰滥炸,先后投下十多枚炸弹,使镇内之小平桥(现新建桥东粮食局一带)、镇江会馆(现日杂公司)和东街头、西街头、中市街等地顿成焦土,死伤群众达数十人,街巷闾里的原貌几乎无从辨认。三月六日(即轰炸后的次日),日军二百余人从响水侵袭东坎,沿途奸淫烧杀,无恶不作。
  日军进坎以后,更是随心所欲,胡作非为。他们强占原耶稣教堂、端级小学和公园(即后来东坎中学操场、教学楼和三毛厂一带)为据点,拆毁祠堂大厦,并将砖瓦运去建造了一座约有数层楼高的瞭望台,还构筑了碉堡群和其他防御工事。据点四周挖了约五米宽、四米深的壕沟,壕沟内外都拉上铁丝网。据点进出口处开在鱼市口北巷大堰北端,筑有明暗堡,并有军犬看守。为了便于同阜宁、响水等地的日军相呼应,驻坎日军还修筑了公路。为构筑这些工程,从三套和东坎四乡逼来的民工受尽了虐待和侮辱,他们动辄遭到日军的打骂,甚至遭到军犬撕咬、刀枪残杀。
  日军既凶残又狡猾。驻坎日军为掩饰其兵力不足的窘况,就采用多种手段虚张声势,掩人耳目。他们常常在白天用卡车将响水或阜宁的日军拉到东坎来耀武扬威,晚上又偷偷地运回去;他们几乎每天都四出“扫荡”烧杀,而据点里只留两三个日军站哨;他们还曾用涂上色彩的树干冒充一大炮,用油桶在街上滚动冒充重武器的轰鸣声。凡此种种,无非是想制造“东坎日军并不少”的假象。
  在日军第二次侵占东坎以后,实施所谓“以华制华”的阴谋,有极少数民族败类认贼作父,成立了“维持会”。当时,有一绰号叫作“糜秃子”的汉奸当了“会长”以后,便为虎作伥,进行各种罪恶活动,如:签发“良民证”(后来又换作“居民证”),搜括民脂民膏去孝敬日军,帮助日军对东坎周围十几华里内的大小村庄实行“三光”政策,先后烧毁房屋数千间,受害达一千余户等等,使东坎镇及四乡人民蒙受若干苦难。直到当年八月三十日日军撤退,东坎居民才纷纷返回。昔日繁华街区皆成断垣残壁,群众日常生活几乎难以为继。五十七军回来后逮捕了一百三十八名大小汉奸(内有二名女性),其中二十多名恶贯满盈的汉奸被枪决,当然也包括那个“维持会长”。
  (三)
  一九四三年二月十九日,日军第三次侵占东坎。这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政权在阜东县建立已两年有余,情况已今非昔比。日军和匪伪共纠结两万余人,采取五路进攻、十五路搜索的所谓“梳篦式”的“扫荡”,兽蹄践踏了全县的所有乡镇。有些地方(包括沿海苇荡、草滩)挨村挨户盘查敲诈,还出动了骑兵和军犬助虐,杀害了数百名老百姓,焚烧了几千间房屋,抢走了数不清的家禽牲畜。被强奸、轮奸的妇女(甚至包括十二三岁的女孩和六七十岁的老妇)难以计数。“日军可谓畜类也”(见阿英《敌后日记》)。
  此次日军“扫荡”东坎地区,遭到我新四军三师和地方兵团及民兵坚决、巧妙的反击。包括东坎地区在内的整个盐阜区共杀伤和俘获日伪军一千五百多人,缴获步枪、机枪、手枪约七百支,缴获马匹及其他军用物资若干,使日军企图消灭我主力部队、控制粮库计划成为泡影。
  在整个反“扫荡”过程中,东坎地区工、农、商、学等各界人民都能紧密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和抗日民主政府周围,协助政府和军队送情报、带路、破路、筑坝、运送伤病员、保护干部及其他失散人员等,为反“扫荡”的胜利作出了很大贡献。大多数地主和士绅也保持了良好的民族气节,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诸如保护干部和群众,保护金融物资及文件资料等。开明士绅杨芷江、张宗惠等人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笔者当时作为一个普通的民主人士,也曾在埋伏党和民主政府的资财以及保护幼儿等方面尽了绵薄之力,至今想来仍觉不胜荣幸。
  在我军民不断的袭扰、围困和打击之下,侵坎日军终于在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十四日(农历十一月十八日)被迫滚出东坎,再也没有回来。
  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军先后三次侵占东坎地区,犯下了种种不可饶恕的罪行。不过他们也得到了不小的“报应”,那就是:数百名日军可耻地抛尸异乡。
  注:①于学忠为老毅军左卫武军出身。北洋时期与直奉系均有良好关系。曾受知于张学良将军。“西安事变”后由陕甘东部调徐海地区。
  ②五十七军原为东北军之一部。此时该军军长为缪征流,下辖五十一师(杨开端)、一一○师(杨开宁)。
  ③八十九军当时军长李宁维。辖三十三师、一一七师和独立六旅。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沿海时报    滨海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1060847号-2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