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农历庚子年(鼠)九月初八  
 · 我县87万亩水稻开镰收割
 · 沙浦村:产业强村,让群众
 · 让城市更有温度、幸福更有
 · 春华秋实满庭芳
 · 《沿海时报》、《黄海在
 · 我县强化“七五”法治宣传
 · 滨海金陵国际大酒店店内商
 · 《沿海时报》、《黄海在
 · 公告
 · 秋季卫生防病知识要点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草鸡蛋
 
作者:陆可爱 来源:沿海时报 浏览次数:4999 发布时间:[2020-10-12]
  “咕咕蛋,咕咕蛋,咕咕蛋,咕咕蛋……”草鸡又下蛋了,叫个不停。
  爱人到鸡圈里一翻,翻出四只草鸡蛋,拿进厨房来。
  自从搬到乡下,两年前的冬日,我开车带着爱人和二姐、二姐夫,跑到九公里,买了十几只小鸡回来。现在只剩下两只老母鸡,几乎天天下蛋,草鸡蛋有得吃喽。圈里还有十几只小鸡,是她年前在辛荡街上买的,养到夏天,就可以有小公鸡吃喽。
  草鸡蛋,可以换着花样吃呢。
  炖鸡蛋。打两个蛋,用筷子多搅拌,把鸡蛋黄子搅拌开来,放大半碗水,倒点油,放点盐,放点葱叶子,有油馓子也可以弄几根放进去,搅拌均匀后,放进微波炉,开中高火,五分钟后,就可以吃上炖蛋了。亲家奶发明用牛奶代替水,牛奶炖鸡蛋,口感更好,香滑细腻,入口即化,据说具有滋阴养颜、强身健体的功效呢。我在盐城读大学时,最喜欢买炖鸡蛋吃,一碗二元,跟米饭一拌,不干不燥,就恨喉咙小。小时候,炖鸡蛋碗给谁,那就是家庭的福利,不是宠爱的孩子,多半没有机会得到的。
  煮鸡蛋。爱人还特意从淘宝上淘回煮蛋器,就是为了快速煮几只草鸡蛋,以便夜晚当宵夜吃。我记得小时候,有一阵子乡下赌风刮得厉害,我妈妈等农村妇女,专门煮鸡蛋卖给那些赌场上的赌鬼,赌鬼把“头号”很大方,利润可观得很。后来,赌风刹住了,卖鸡蛋的生意也清淡了。
  烧“鸡蛋碧子”。也可能叫“鸡蛋鼻子”,就是这个音,可能是说鸡蛋有鼻子大,或者有银元币子一样大。小时候,家乡来客人,招待客人的茶水,一般都是“鸡蛋鼻子”。用草锅烧开水,开水里打几只鸡蛋,不要搅拌,让它保持自然形态,等“鸡蛋鼻子”飘水面上,就熟了,盛大碗里,蛋水里加点白糖,就是著名的“鸡蛋鼻子”。一般盛两碗,客人一碗,主人陪一碗。前三四年,我把大舅和大舅母特意带到射阳八大家街,参观小姨父家的新别墅,回来后,大舅母就烧了一碗“鸡蛋鼻子”犒劳我,我陪她老公俩吃了难忘的一顿“鸡蛋鼻子”。我是唯一的一次,在大舅母的双灯小区家里用餐啊。
  燎鸡蛋。小时候,父亲会用铜勺子放在火盆子的火苗上烤,铜勺子里打着一只草鸡蛋,父亲称之为燎鸡蛋。现在想起,口里都翻生津液。
  鸡蛋卷子。儿子在盐中上学时,爱上了草鸡蛋卷子。八菱花园门口,有好多摊鸡蛋卷子的流动车,舀点稀面,在平锅上摊开成大圆形,然后在上面打上一只或两只草鸡蛋,要火腿肠再切点火腿肠,涮上甜面酱,涮上辣椒酱,卷成卷子状,用干净纸一裹,或者用塑料袋一包,就可以吃上了。配上一杯牛奶,学生餐就可以打发了。年前,儿子探亲回来,还想吃鸡蛋卷子,我特地跑上永宁路街上,买了四张鸡蛋卷子,结果他吃了一张,爱人吃了一张,剩两张被我“打扫了战场”。
  鸡蛋饺子。一只鸡蛋,摊一只小圆饼,富贵碗一般大小,然后在上面放点饺子馅,把它折叠成饺子状,把口捏好,就是草鸡蛋饺子了。小时候,常常在农村红白宴席上,吃到鸡蛋饺子。吃到后,赶紧跑开,不然,就被别人笑话“小锅铲子”了。
  摊鸡蛋皮。跟摊面皮一样,摊草鸡蛋皮,然后切成短片状,杂烩在韭菜里炒,就成了韭菜炒鸡蛋皮,把鸡蛋皮切成钉子点,杂烩在羹汤里,就是鸡蛋羹汤了。加点鸭血“钉子”,加点粉丝“钉子”,和点淀粉,一碗鸭血粉丝鸡蛋羹就成了。
  冲鸡蛋清。朱自清在《荷塘月色》里透露了,他喜欢喝鸡蛋清。我父亲也爱喝鸡蛋清。小时候,父亲老是病怏怏的,母亲就用开水,猛冲碗里的鸡蛋汁,然后用筷子猛搅拌,放点红糖,一碗鸡蛋清就成了。
  灌猪肚肺。猪肚肺比较便宜,一般人不吃。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们为了省饭菜钱,就到岳丈家里蹭伙食。岳丈常常买猪肚肺,在洗干净了的猪肚肺里灌上鸡蛋汁,扎好口后放在锅里烀,烀熟后,肚肺就变成实心,都是鸡蛋来填充。冷却了切成断块片,跟大白菜一起烧,白菜烧肚肺就成了。
  我们家也有两只大草鸡,因为我和儿子都属鸡。
  我们这两只大草鸡,光会打鸣,不会下蛋,只会下筷吃草鸡蛋,也会下笔送上一点点“文化小菜”。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沿海时报    滨海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1060847号-2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