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农历庚子年(鼠)九月初八  
 · 我县87万亩水稻开镰收割
 · 沙浦村:产业强村,让群众
 · 让城市更有温度、幸福更有
 · 春华秋实满庭芳
 · 《沿海时报》、《黄海在
 · 我县强化“七五”法治宣传
 · 滨海金陵国际大酒店店内商
 · 《沿海时报》、《黄海在
 · 公告
 · 秋季卫生防病知识要点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母爱的天空
 
作者:高东芹 来源:沿海时报 浏览次数:4912 发布时间:[2020-10-12]
  暮色渐浓,雨丝斜进庭院,雏菊的香浮过草叶。我坐在窗前想着我的母亲。      
  我觉得,母亲似乎越来越偏心。有一次,哥哥从外地回来,母亲把养了几年的一只老母鸡炖了汤,说哥哥工作辛苦,得补补。我曾回去好多次,连鸡毛都没见着。还有一次,母亲把一叠钱塞在给哥哥的米袋里,以为我没看见。我心下不快,自然也就有些疏远了她。
  黑沉沉的夜,锁住了一切景致,却锁不住我的怅惘。
  面前摆着史铁生的《秋天的怀念》,抛开纷乱的思绪,细细读下去……心不由得被一点点浸润。     
  24岁,正是绚丽多彩的美好年华,史铁生却只能瘫坐于轮椅上。命运的不幸,令他阴郁、暴躁。他砸碎玻璃,把手中的东西摔向墙壁;而此时他母亲只是悄躲出去,偷听动静,待我平息,再悄悄进来,眼边已红红。
  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他母爱的细腻与深邃尽显笔端。于无声处见深情。
  我不由想起疫情期间,母亲见我久未回去,便来看我。打开门,只见母亲怀里抱着一个大箱子,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气喘吁吁。进得门来,放下袋子,微笑着看了看我,转身便走了。我打开袋子,却是鸡蛋、油、面......
  我赶到窗前,只见母亲模糊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洁白的雪地里。
  我一直以为,母亲对我的爱已很稀薄。原来,母亲始终在用她独有的方式在爱着我们。母爱,也从来不是轰轰烈烈,而是镶嵌在平常的点点滴滴中。
  很多时候,只是我们感受爱的心已粗砺到几近荒芜。    
  夜色中的雏菊,香气越发浓郁。我再次品读着《秋天的怀念》。
  “母亲喜欢花,可她侍弄的花都死了。”儿子瘫痪后,他母亲全然忘了自己,想尽各种办法调整儿子的心态,甚至央求儿子一起去北海看菊花。“听说北海的花都开了。”
  在他母亲的想像中,菊花遍野,富有蓬勃的生命力,定能燃起他儿子对生活的希望。
  谁曾料到,他母亲猝然离世。当史铁生被妹妹推着,去看了开在秋风中的泼泼洒洒的菊花,他才真正懂得那浩荡的母爱。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忆起母亲病入膏肓,为了不增加自己的烦恼,隐瞒病痛,日日盼着自己走出伤痛。在这一刻,母亲的坚强,母亲的伟大,已深深地震撼了史铁生。
  泪水盈眶中,我的眼前浮现出我的母亲努力蹬车的身影。那是我读初中的时候,连续的考试失败,让我的世界一片灰暗,在那完全望不到尽头的求学之路上,我打起了退堂鼓。哪知,母亲听完我声泪俱下的哭诉,什么也没说,拖起车就把我给送回学校。路上,她一声不吭,只是用力地蹬车,雨水、汗水湿透了母亲的衣衫,淋淋漓漓。
  我抱着母亲,那湿热便一点点温润着我的那几近绝望的心。
  现在想来,要不是母亲的坚决,我的人生必定不如现在这般安逸、润泽。
  轻轻地合上《秋天的怀念》,那淡雅的黄菊,高洁的白菊,热烈而深沉的紫菊,在我的心中也缤纷地开着。
  “好好儿活。”这应是天下母亲对儿女的共同心愿。
  人生会遭遇各种磨难,我们要正视不幸,接纳自己,如花儿般绽放自己。在母爱的天空下,做生活的强者。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沿海时报    滨海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1060847号-2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