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新闻热线:0779-2208199  
沿海时报 | 资讯 | 时要 | 人物 | 教育 | 文化 | 公益 | 环境 | 法治 | 旅游 | 品牌 | 书法 | 图片 | 军事 | 时评 | 科技 | 食药 | 能源 | 财经 | 交通 | 艺术 | 城市 | 视频 | 摄影
城市联盟
上海 | 广州 | 天津 | 香港 | 深圳 | 杭州 | 福州 | 烟台 | 海口 | 青岛 | 大连 | 宁波 | 厦门 | 珠海 | 东莞 | 三亚 | 温州 | 盐城 | 威海 | 日照 | 台州 | 丹东
东营 | 澳门 | 湛江 | 中山 | 汕头 | 汕尾 | 泉州 | 宁德 | 南通 | 北海 | 钦州 | 营口 | 盘锦 | 漳州 | 舟山 | 阳江 防城港 | 三沙市 | 连云港 | 秦皇岛 | 葫芦岛
当前位置:沿海时报 -> 专访 -> 浙江象山一起破坏生产经营案遭遇“证据门”
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浙江象山一起破坏生产经营案遭遇
发布时间:2017-5-18 | 来源:浙江法治在线 | 作者: 冯伟祥

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浙江象山一起破坏生产经营案遭遇

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西周镇文岙村村民赖君武开办的装饰材料厂的工业用电接在村变压器上,因该厂用电影响村民日常生活用电,在村集体、供电所多次要求其整改未果后,2009年11月,时任文岙村村委主任的夏凯与其他村干部经过开会讨论决定后,一起带电工将工厂的电线剪断。村委主任夏凯因此惹上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的麻烦。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此案中关于夏凯的有罪证据特别是检察机关提供的证人证言可谓疑团重重。

工厂用电影响村民正常生活用电,村委主任等多名村干部带领村电工将工厂电线剪断

象山县丹璐装饰材料厂(以下简称装饰材料厂)是一家民营企业,2003年9月以来用电一直接在象山县西周镇文岙村的变压器上。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该厂用电量随之相应增加,超出文岙村原审批的用电负荷,致使当地村民的正常生活用电受到严重影响,村民向村干部反映夏天空调都打不起来。但村干部与该厂的法定代表人赖君武协商解决之道,未果。2005年开始,供电部门亦不下七八次要求赖君武单独建变压器。但赖君武一直拖着没建。

如何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文岙村的三套班子干部为此多次开会讨论。2009年11月24日下午,文岙村村委主任夏凯和村委及村支委夏国平、夏云方等人经过讨论,决定将装饰材料厂的电线剪掉。夏凯和夏国平、夏云方等人带领村电工至装饰材料厂后,夏凯让电工将该厂的电线剪断。

事发后,经西周镇政府和文岙村、赖君武协调,文岙村经济合作社与赖君武于2009年11月26日下午达成了一致,签订了用电协议。村同意赖君武的装饰材料厂按原报批的用电负荷28千瓦内再使用一个半月,在此期间赖君武必须单独申请安装好独用的变压器。逾期村里将对工厂停止供电,责任由工厂自负。

2009年11月27日上午,该厂的电线被接回。

三年半前,公安机关以村委主任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立案侦查,县检察院认为夏凯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警方决定撤案;三年半后,警方以同一罪名重新立案侦查

尽管双方签订了临时用电协议,赖君武还是不肯罢休。2009年12月16日傍晚,赖君武就剪断电线一事向象山县公安局西周派出所报了案。
当天,派出所受理了报案,对赖君武夫妇制作了询问笔录。警方依法及时勘查了现场,询问了多名证人。

2009年12月31日,象山县公安局决定对夏凯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立案侦查。

2010年1月27日,象山县公安局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夏凯。

但是,象山县检察院审查后,认为夏凯的行为不构成犯罪。2010年2月3日,该院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书。

同一天,象山县公安局作出撤销案件决定书,认为夏凯的行为不应追究刑事责任,决定撤销此案。

三年半后的2013年6月11日,象山县公安局又以涉嫌故意伤害罪为由将夏凯刑事拘留,同年7月17日经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2013年8月14日,象山县公安局重新决定对夏凯涉嫌破坏生产经营案立案侦查。

2013年9月17日,象山县公安局向象山县检察院提出起诉意见书,称夏凯涉嫌故意伤害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并称夏凯涉嫌上述两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足以认定。”

象山县检察院审查后,于同年10月30日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同年11月29日,公安机关重新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再次审查后,认为夏凯的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而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

2013年12月17日,象山县检察院向象山县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夏凯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起诉书称:“2003年至2009年,赖君武经文岙村同意,将其开办的装饰材料厂的工厂用电接在文岙村的变压器上,电费由赖君武自行支付。2008年至2009年期间,时任文岙村村委主任的夏凯因文岙村基层组织换届选举等事情与赖君武产生矛盾。2009年11月24日下午,夏凯等人在未通知赖君武及装饰材料厂的情况下,指使村电工伊福云将该厂的供电线路剪断,造成该厂一正在运转机器中的模具损坏,模具内有两对滑块报废。经鉴定,其中一对无花纹的滑块价值6764元,另一对有花纹的滑块价值8452元。”

剪电线是村集体行为还是村委主任个人行为?

3月3日,象山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夏凯穿着黄马夹到庭受审。
法庭上浙江思源昆仑律师事务所律师吕俊、苑亮为夏凯做无罪辩护。辩护人认为剪断电线的行为并非夏凯的个人行为,而是由村三套班子经过集体决议代表村民集体利益的行为,因此不应由夏凯个人承担责任。

“关于这一点,既有当时其他村干部的证人证言予以证实,也有原村支部书记夏云飞的笔记、供电所的整改通知、用电协议等加以印证,证据确凿。”辩护人表示。

事实上,早在2010年象山县检察院在《不批准逮捕理由说明书》中就明确指出:“将装饰材料厂电线剪断,系经文岙村集体讨论决定后所作的决定,难以认定为夏凯纠集他人破坏的结果。”

2013年象山县公安局重新立案侦查,经过补充侦查后,告知检察机关仍无法认定剪断赖君武的工厂的电线是否出于夏凯的个人目的。

三年半后突然冒出“模具损坏”之诉

剪断电线是否造成模具损坏,是本案的又一个争议焦点。
2009年11月24日事发后,赖君武有足够的时间盘点经济损失,但他当年报案时,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他老婆以及为他们作证的证人,在接受公安机关询问被问及经济损失时没有一个人提到模具受损的情况。

正因为如此,在2010年2月,检察机关审查后认为,“夏凯等人经商量将装饰材料厂生产用电的电线剪断致使该厂停电停工,虽已属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但所造成的直接财产损失仅仅是被剪断的电线,该电线价值显然未达到5000元以上,此外并无造成该厂其他财物的损毁、损坏。”
模具损坏的说法,首次出现是在事隔三年之后的2013年。

2013年7月23日,赖君武到派出所反映2009年模具损失的问题,并说修理费将近3万元(没有发票等书证印证)。其后,原来在2009年做过证的俞珍薇(赖君武的老婆)、蔡雨、朱琼丽等人相继到派出所重新做了询问笔录。

其理由为:“因为第一次你们民警向我谈话的时候没有问到模具损坏方面的问题。”

但从2009年公安机关的笔录中反映,侦查人员在询问朱琼丽、蔡雨时,从来没有限定损失的范围,而是直接问:“你们厂停工四天有什么损失?”

2013年12月22日,赖君武夫妇的解释则是,他们当初“对违约比较关心,对模具损害的情况没有在意”。

而在2009年报案笔录中,公安民警问赖君武:“电线被剪掉以后,对你们厂直接带来的是什么样的后果?直接损失是多少?”赖君武答道:“电线被剪掉致使我们的工厂停工三天半。我工厂的员工有十二个人,三天半的人工费是2000元人民币左右……交货延迟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的违约金为14000元美金,折合成人民币为95340元。这样,我们厂的直接损失是97340元。”

“这个连2000元的停工人工费都没有忘记的老板,怎么可能对高达3万元的模具修理费不在意呢?”辩护人提出质疑。

辩护人还对模具损坏的原因归结为停电造成的说法提出质疑,认为不能证明模具损坏就是剪断电线造成的。

检察机关提供的证人有“分身术”吗?

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人证言等证据。辩护人对此一一进行了质证,指出控方的不少证人做伪证。

蔡雨是本案一个重要的证人。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她的笔录存在前后矛盾的情况。甚至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个蔡雨竟然有“分身术”。

2009年12月16日,蔡雨在公安机关作证说当时事发时正在二楼办公室电脑前工作,忽然停电了,电脑关机了,她打电话告诉老板说停电了;到了三年半后的2013年7月29日,她又说当时正在一楼打注塑机,事发后就直接回二楼办公室了,吃晚饭时听老板说厂里的电线被人剪断了才导致停电。

人们不禁要问:案发时,她到底是在二楼还是在一楼?

另一个证人朱琼丽在2013年7月24日说当时亲眼看到模具咬坏了,同年11月22日又改口说三四天后才发现模具坏掉了。前后矛盾。

不仅如此,在工厂停工几天这个简单事实上,工厂老板、员工的说法前后不一致,同样令人费解。2013年9月做证时,他们一致说“停工了十几天”。但无论是赖君武夫妇还是蔡雨、朱琼丽等人在2009年的调查中,曾经一致认定是三天半或四天。

例如,蔡雨在2009年12月16日作证说:“电停了四天,我们厂也停工四天……反正我们厂停工四天,损失挺大的。”到了2013年7月29日,蔡雨说:“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们厂里都没有电,我就放假放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以后我才回来上班”。蔡雨前后两个说法不一致,以何为准?辩护人对此说,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剪断电线的时间是2009年11月24日下午,接回电线恢复通电是同月27日上午。

记者还发现,参与维修模具的几个证人既无法确定在案的模具维修时间究竟是在本案发生之后还是之前,也没有一个人确定本案的模具损坏就是2009年11月文岙村剪电线造成的。而且,维修人员在材料费问题等方面存在明显的前后矛盾。

截然不同的两种说法,一个在案发一个月后做出,另一个在案发三年半后才做出,哪一个说法可信?

“赖君武夫妇及其工厂的职工明显故意作伪证,三年半后的记忆力过于鲜明,不仅反常,而且与之前的证言截然相反。”辩护人表示,“如果法院能够依法根据申请通知有关证人到庭,更多的伪证会当众出丑。”

此案象山法院会作出什么样的判决,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原载《浙江工人日报》

■报道追踪

本报舆论监督又见成效,夏凯被控破坏生产经营罪案有了新进展

检方因“证据发生变化”撤回起诉

■记者冯伟祥

5月29日,本报以《象山一起破坏生产经营案遭遇“证据门”》为题,用较大的篇幅对象山县夏凯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一案作了独家报道,披露检察机关提交的有关夏凯的有罪证据特别是证人证言疑团重重。

这一舆论监督报道刊发后,案情峰回路转。象山县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向象山县法院申请撤回起诉。

象山县法院审查后认为,象山县检察院申请撤回起诉的理由正当,应予准许。据此,该院依法于6月3日作出刑事裁定,准许象山县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夏凯破坏生产经营罪的起诉。

6月6日,夏凯收到了象山县法院作出的刑事裁定书。

此前2013年12月17日,象山县检察院向象山县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夏凯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如今,象山县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向象山县法院申请撤回起诉。那么,证据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相关法律文书对此没有予以阐述。

据了解,目前夏凯被取保候审,这意味着他仍然是一名犯罪嫌疑人(注:4月25日,象山县法院决定将已经被逮捕了9个月之久的夏凯的刑事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夏凯及其家人强烈要求有关部门立即撤销案件,解除对夏凯的取保候审的刑事强制措施。作为夏凯的辩护人,浙江思源昆仑律师事务所律师吕俊认为,控方起诉指控的有罪证据方面存在的问题一大串,而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当初根本没有什么模具损失,本案起诉书中所指控的“模具损失”,完全是赖君武等人为了构陷夏凯而在事隔三年后伙同他人作伪证凭空捏造出来的。(原载《浙江工人日报》)


点击展开,查看完整图片
快给我,让我感受一下会员
喜七日的请加我企鹅:1184565259

 
   时要 更多
·习近平同文在寅举行会谈:确保中韩关系行
·习近平: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全
·张德江主持召开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
·习近平: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紧
·李克强:发挥国资对经济高质量发展支撑作
·张高丽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共同出席中韩商务
·香港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选举会议主席团
·习近平出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十九大后首调研 习近平花30元买村民手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农学会成立一百周年
·李克强:更大激发市场活力 更好保障和改
·国家公祭日|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出席公祭仪
   视频 更多
央视视频-《辉煌中国》第五集:共享小康
 央视视频-《辉煌中国》第五集:共享小
 央视视频:辉煌中国 第四集-绿色家园
 央视视频:辉煌中国 第三集-协调发展
 央视视频:《辉煌中国》 第二集 创新
 央视视频:《辉煌中国 》第一集-圆梦
 视频-纪念九一八事变:勿忘国耻不是为
   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新闻投稿热线:0779-2208199
地址:广西北海市长青路8号佳利大厦A座15楼C室
邮箱:yhsbbh@163.com
Copyright 2017 www.yanhaishi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15002730号-1
桂公网安备 45050202000059号